游戏的精品化与出海之路(一)

发现

学习

体验

蜂群

游戏的精品化与出海之路(一)


2019年11月21日,腾讯游戏对外发布了全新的品牌体系,品牌升级为:“Spark More/去发现,无限可能”。占据行业份额80%的巨头已经选定方向,向精品化迈出了脚步,通过精品化产品组合继续巩固其行业地位。



这个出品480余款游戏、覆盖全球8亿用户的巨头,依托强大的社交基因,在移动游戏的大潮中已经开始了再一次转进,这是否预示着中国游戏乃至整个世界游戏史新的篇章?


一、缘起


早在20世纪30年代,美国就兴起了基于竞技与对抗的模拟游戏,这类游戏运行在简单电路的游戏主机上。受限于硬件条件,电子游戏发展缓慢。

1960年代,经过战后20余年的发展,美国经济繁荣,人民生活富足,电视机高度渗透,但电视内容严重不足,人们需要更多的休闲方式。

1966年9月的一天,44岁的拉尔夫·亨利·贝尔(Ralph Henry Baer)在纽约港务局公交总站的台阶上,把自己关于电视游戏的想法写满了四张黄色信笺纸。在那个秋天的傍晚,贝尔恐怕也没想到,他的四页纸是未来千亿美元产业的发端。


贝尔这四页纸的创意就是世界上第一台专门游戏机BrownBox的发端。BrownBox中不仅仅包括了国际象棋、手球、高尔夫球、乒乓球等民众熟悉的游戏运动,贝尔还“顺带”设计出世界上第一款射击游戏,并配套开发了世界第一款光枪外设。


二、分离


虽然游戏产业迅速发展,但游戏内容与硬件深度绑定,这一阶段主机游戏即等于电子游戏,游戏内容严重依赖硬件厂商,发展缓慢。


1979年,雅利达推出新一代游戏机,将游戏内容存储在只读存储器ROM中,并可以插拔更换。实现了游戏与硬件的首次“松绑”,游戏制作迎来了大爆发。


1977年,苹果推出首款个人电脑Apple-II,已经为游戏的发展准备了一个更广阔的平台。但在之后漫长的20年中,电脑与主机并没有太大的差异。

直至1997年,第一款网络RPG游戏创世纪诞生,游戏从客厅扩展到更大空间中,社交属性使得PC端游戏呈现新的特质。


长达30年的主机游戏一统天下,成为一个时代的记忆。直至今日,主机游戏依然力压PC游戏与移动游戏,占据产业40%。这种格局下,国外游戏制作一直是精品化主机游戏为主,之后的网络游戏、移动游戏并未对市场产生太大的影响,增长平稳。


三、殊途


2000年6月,《关于开展电子游戏经营场所专项治理的意见》发布,国内从此开始了长达13年的主机禁售期。也正是这一禁令,国内游戏市场与国外市场走向了不同的道路。


传奇的火爆,让国内游戏制作人明白了网络游戏的运营“精髓”。盛大将其发扬光大,使得国内游戏市场开在“氪金一时爽,一直氪金一直爽”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一刀999,未来不是梦。腾讯利用社交领域用户的优势,将“氪金”玩法推广到休闲游戏等领域,大范围拓展了游戏受众。腾讯用事实告诉我们,哄土豪氪金很爽,让韭菜氪金更爽,盛大与腾讯之间差了10个网易。


网络游戏相对于单机游戏,受限于带宽等,减弱了画质等游戏体验,增强了社交、炫耀等属性,国内的游戏制作受此影响,中度及休闲类游戏制作能力极强,甚至衍生出了页游这一独特的领域,而这些能力在移动互联网到来之际将爆发出巨大的能量。



四、移动端游戏


国内游戏市场跳跃了主机阶段,而PC阶段饱受盗版侵害,网络游戏阶段发展迅速,但有线网络的覆盖终究不足,直到移动互联网到来,全民入网后,游戏市场终于上演了狂飙突进,市场从2008年的208亿增长到2018年的2144亿元。


2019年上半年,游戏用户维持在6.4亿,依赖社交和玩法创新支撑的游戏对玩家的争夺日益激烈,而头部垄断流量,中小游戏商买量成本居高不下,2018年前50款游戏垄断了市场70%的流量。

潮起潮落,国内游戏行业经历了黄金十年,玩家们也从“小王”变成了“隔壁老王”,对于粗制滥造的内容、各种引诱氪金的套路早已烦腻。随着玩家们对国外游戏的了解,对高质量的游戏诉求也日益增加,而制作能力和资金规模一般的中小工作室生存日益窘迫。


2018年3月,游戏版号审批暂停又给市场泼了一头冷水,市场的哀嚎并不能带来什么改变,浮沉于其中,又能飘向何方呢?


五、殊途同归


玩家们依然期待更多好玩的游戏,无论身处何地,游戏市场依然在发展。而国内游戏市场经过18年的不同发展路径,时至今日,终也是殊途同归。


制作精品化游戏是每个游戏制作人的梦想,而且能够刺激游戏市场。这个口号喊了数十年,现在看来,靴子终于要落地了。


2019年11月21日,腾讯游戏对外发布了全新的品牌体系,品牌升级为:“Spark More/去发现,无限可能”。占据行业份额60%的巨头已经选定方向,向精品化迈出了脚步,通过精品化产品组合继续巩固其行业地位,并向国际游戏巨头靠拢。


然而精品化,意味着更高的投入,更大的风险,中小企业生存空间越来越小了。腾讯家大业大,可以容忍失败,那么中小企业的去向在何方呢?我们也在寻找答案。

目前看来,国内游戏制作商积累了丰富的基于规模经济与粉丝的中度及休闲类游戏制作经验,国外主机游戏大行其道,精品游戏覆盖深度玩家,但基于移动端的大众游戏渗透还有巨大空间,游戏出海面向更大规模的增量,依然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根据游戏工委的统计,2019H1出海销售收入 55.7 亿美元、同比增长 20.2%,为了规避版号暂停风险而进行的海外“求生”,或许是中小游戏开发商未来发展的契机。


本文作者

杨勇  分享投资 VP


南京大学物理学学士,北京大学金融信息工程硕士;

曾任职于万科物业,负责物业并购及新消费方向投资;

任职于三峡集团,从事新能源投资及开发工作;

知名金融机构工作经历,具有丰富的项目经验。


欢迎点击右上角注册加入群蜂社,

一个聚集创业者和个人投资者的投融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