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教培行业的遭遇,谈投资逻辑的改变

发现

学习

体验

蜂群

从教培行业的遭遇,谈投资逻辑的改变

(本文作者:分享投资创始合伙人、群蜂社创业导师 白文涛)


最近几天资本市场的一大新闻就是教培行业被封杀,绝大多数的业内企业,要么改行,要么关门,资本市场对这个行业的基本看法跌入冰点。这件事看起来只针对教培一个行业,但它的影响非常深远,对整个资本市场的投资逻辑,都将产生重大的影响。做为一名职业投资人,不能不对此进行更深入的思考和分析,同时调整自己的投资逻辑。



首先,资本市场最害怕的事情之一,就是经济发展环境的不确定性。在市场经济下,那只『看不见的手』是这一不确定性的最主要来源,所有的投资人和投资机构,各种的投资理论,都在想尽办法对抗这种不确定性,投资人对抗这种不确定性的能力和认知的差异,也会反映在其投资收益的差异上。

而从我国目前的情况看,除了『看不见的手』,国家的政策及法律法规这只『看得见的手』,也成为不确性的另一种重要来源。近期加密货币挖矿机的全部断电,QQ音乐独家音乐版权的无效,以及本文标题所谈的教培领域政策的突变等等,都造成了对资本市场而言极为恐惧的不确定性,本次教培领域政策的突变尤甚。而且,这种九十度甚至是一百八十度的政策改变,往往是突然的、断崖式发生,对所涉及行业的企业可以说是无一幸免。


其次,投资是逐利的,是有时效性的,一旦在市场上发现有某个投资机会,错过这班车可能就上不去了,所以其实投资是有风口的,是扎堆的,是有阶段性热点的。在投资逻辑上,阶段性热点或者叫风口,可能符合『看不见的手』的发展趋势,但不一定符合『看得见的手』的意愿,而且这种情况往往具有『反身性』,没有成为风口或热点,反倒没事,一定形成一种『势』,反而会让『看得见的手』,从快从重从严出手,去管理、规范甚至扼杀。所以在投资逻辑上,要对某些投资风口或是投资热点,慎之又慎,不可盲动,不可从众随大流。所谓『抱团取暖』、『法不责众』,或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并不成立,完全是自欺欺人。


第三,投资人通过认真思考和分析,就真的能对国家政策的不确性取得某种确定性的认知吗?理论上可以,但在实际投资过程中实现的概率非常小。职业投资人们认真思考哪些行业能投,哪些行业不能投,哪些行业政策会持续,哪些行业政策会突变,这将会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其难度远远大于对远期天气的准确预报。但投资不解决这个问题风险又太大了,如何解开这一投资逻辑上的悖论?

我认为要『放小取大,舍近求远』,研究具体行业是解决不了这个问题的,今后职业投资人要有『政治家』的眼光和『战略家』的高度,追问具体行业的政策变与不变已经不那么重要,因为难度太大,准确性太低,在投资逻辑上,投资人要更多地去关心和研究整个中国的长期发展趋势和方向。具体行业的政策随时可能会变,影响其政策变化的因素太多,我们必须把眼光放得更远更高,当我们能比较准确地预判到整个国家的整体发展趋势和走向,做到所谓『手中有剑,心中无剑』时,这样才能够投到符合国家意志,符合国家长远发展规划的项目,而这样的项目才是政策上安全的项目。

第四,国际资本市场很难理解中国国情,他们会对中国企业发展环境的不确定性望而生畏。未来相当长的时间,中国企业在美国上市场的障碍会越来越大,已上市的中概股估值也会受到严重压制,一级市场的再融资也将以人民币为主,境外资本也会大幅减少。做为职业投资人,我们在决定是否对某一项目进行投资时,应该把该项目境外上市退出的这条路,想得比以前更艰难,甚至要忘掉这条路。西方资本市场重新恢复对中国企业的信任还要走较长的一段路,因此在我们的投资逻辑中,应该把重点放在所投项目能否在国内A股或港股上市的考量中,被投企业的再融资的重点也要放在人民币基金上来。

第五,未来能投出现象级的企业,具有某种垄断性的平台型企业,将越来越难。国家控制资本扩张的决心非常坚定,力度会越来越大,这类企业出现的概率会越来越小。那种靠烧钱抢占市场,然后幸存下来的几家再合并形成具有某种垄断性平台的模式,会被国家强力干预,走不通了。所以今后一些投资机构的投资逻辑也会相应调整,在投资时,会要更加务实,更加看重业绩,更加看重创业企业的造血功能,靠资本砸出来堆出来的投资逻辑,需要改变了。



第六,市场经济『看不见的手』,国家政策『看得见的手』,以及以『中美关系』为核心的中国所处的国际环境,三者的变化都是无法准确预测的,有些类似于天体物理学中的『三体问题』。面对市场『看不见的手』这一个不确定性来源,绝大多数投资人都无法进行准确预判,更何况再加上另外二个,这将给中国的经济发展带来更多更大的不确定性。

更多更大的不确定性将不利于投资的长期主义,投资的长期主义是根植于对经济发展环境的长期可预测性,可以想见,未来一段时间内,资本市场的短期行为将会大大增加,企业家、创业家们甚至消费者们的短期行业也将大大增加,因为短期行为是对经济发展长期的不可预测性的有效对冲。这将极大地考验投资人的定力和认知。在这种充满短期行为的环境中,仍能坚持投资的长期主义,是投资逻辑应因而变的重点和难点。我的建议是,在当前的环境下仍要坚持投资的长期主义,就必须能找到那些长期『不变』的东西。未来一段时间内,我们的投资逻辑可能要聚焦,去找出那些拟投项目的长期『不变』的可投资因素和特质,这些长期『不变』的因素和特质,将成为投资的重要理由和根据。


第七,中国进入了一个国家政策这只『看得见的手』对资本市场和经济生活强干预时期。过去四十年缺省设置的私权利『法无明文禁止即可为』,公权力的『法未明文授权即禁止』的认知已过时。这将对社会资源的配置,财富的再分配,人才的流向,商业模式的创新、国际间资本的流动等等,都将产生巨大的改变。所以投资逻辑上一定是要做减法。『法无明文禁止』的行业或是商业模式,并非就可以投,即使国家法律法规和政策明文许可的,也要认真分析,审慎出手,准备出政策突然变化时的应对预案。

讲了许多务虚的投资逻辑,在本文的结尾,我要讲讲具体的可投资的大方向。我认为,确定性最强的可投资领域,或是说,在相当一段时间内,国家政策不会发展重大变化的领域,是包括人工智能、生物医药、智能制造、集成电路、新材料新能源、航天航空、量子计算等硬科技领域。国与国的竞争,其实就是科技的竞争,中国的科技水平的不断提高,才是中国在中美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的最关键因素,也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标志和基础。而且,硬科技的发展,无关意识形态,无关金融风险,很难形成垄断平台,能够解决『卡脖子』问题,有利于加强国防,有利于打破『内卷』,提高劳动生产率,有利于全社会的共同富裕…等等等等。因此,硬科技领域的投资,将是未来一段时间最安全,确定性最强的投资领域。


在2019年的1月,针对当时快速变化的国内国际形势,我曾提出了以下十个问题:世界钟摆的左与右,国际关系的东与西,社会矛盾的主与次,经济周期的冷与暖,投资导向的上与下,民营经济的危与机,企业规模的大与小,社会精英的荣与辱,科技发展的快与慢,未来大势的兴与衰。在『投资导向的上与下』这个问题上,我当时的看法是,重点投『上』『下』两端。所谓『上』,即是能强国强军,增强中国的国际竞争力,助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国之重器的硬科技领域。『下』即是提升中国最广大的人民群众衣食住行(包括教育培训和医疗服务)等基础消费领域。放到今天来看,很显然我对有关投资『下』的判断是有些问题,不够精准,其投资逻辑是需要进一步检讨和迭代升级的。

能够随时调整投资逻辑的投资人才是合格的投资人,尤其是在当前。投资人一刻也不能放弃对自己投资逻辑的思考和打磨,这才是投资人永远不变的『一』。以上为我个人肤浅见解,与大家分享。


【原创声明:本文为分享投资原创,若需转载请联系授权】

【免责声明:本文图片来源于公开网络】